图片 2

文物判定有困难 科仪来援助

图片 1

图片 2

前几日,一则重庆大学建造了一个“赝品博物馆”的消息在网上引起热议,重庆大学博物馆在开馆当日举办的艺术展览被指大多数展品都为粗制滥造的仿冒文物。目前,校方已经表态将核查赝品事件,重庆市文物局也已介入调查。

浅析古陶瓷的几种鉴定方法

赝品是文物收藏界挥之不去的阴影,可以说自有收藏始就有伪造的赝品,而分辨真品与赝品也成为收藏者必不可少的技能。传统的文物鉴定方法称为“眼学”,依靠鉴定者的经验对文物的年代进行判断,而主要判断的依据则是鉴定者观察到的器物细节,比如瓷器的胎、釉、彩以及器型等。曾经风靡一时的鉴宝类节目就曾在现场展示专家对文物的鉴定过程。

浅析古陶瓷的几种鉴定方法

虽然“眼学”是目前主流的文物鉴定方法,但其完全依靠主观判断的方式风险还是很大。无法量化的鉴定标准让许多新入门的藏友对鉴定结果抱有疑虑。许多高明的造假方式难以凭肉眼分辨,而个人经验也受限于专家水平无法适用于所有文物,因此高手“打眼”并不罕见。在文物管理部门,通常设立奇数成员的鉴定委员会,通过投票解决鉴定过程中产生的分歧。而普通收藏者也需要找多位专家相互验证,减少风险。

浅析古陶瓷的几种鉴定方法

随着分析检测仪器的发展,科学仪器开始进入考古界与收藏界的视野,成为“眼学”之外新的鉴定方式。目前学术界认可的科学鉴定方法主要有三种:碳14测定、热释光检测和化学成分分析。

浅析古陶瓷的几种鉴定方法

碳14测定是通过检测样品内碳14的含量,根据碳14的衰变过程计算样品的年代。碳14测定法一般通过加速器质谱进行测年,用于测定有机质文物例如纸、木雕与丝织物等的年代。但是这种方法误差很大,通常给出测量结果是一个较大范围的年代区间,而且碳14测定法检测出的是材料的年代,而不是文物的制作年代,例如对木雕进行碳14测定,检测出的是木材的年代,而不是木雕雕刻的年代。由于这些局限,碳14测定对收藏界来说并不实用,反而常用于古人类遗址的考古中。

浅析古陶瓷的几种鉴定方法

热释光检测是被世界知名拍卖公司与博物馆认可的古陶瓷检测方法。其原理是陶瓷在烧成后会随时间的增加不算吸收积累辐射能量,通过检测陶瓷内部的辐射能量就可以判断陶瓷烧成时间与现在相距多久。热释光检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发展起来,我国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也将热释光应用于文物鉴定,它的精确度较高,可以将误差缩小到±5%。

陶瓷器的仿古之风,自宋代始就已盛行。仿古的目的,有些是出于尊古法祖,传承发展前辈陶瓷技艺;有些是出于当时社会各阶层人士的个人喜好,按需而仿;有些则是出于纯粹的商业目的,仿而牟利。

化学成分分析主要利用拉曼光谱、x荧光光谱仪等光谱仪器分析文物的化学成分组成,例如瓷器釉质的化学成分配比、胚料的主量元素与微量元素的含量、种类、同位素比值等。不同年代、不同地点的文物在制作过程中的原材料与工艺各不相同,制作出的器物所含的化学成分也有差异,通过对比数据库就可以判定被测文物的年代与产地。而且化学成分分析法与前两种检测方法相比,有着适用范围广、无损检测不需要取样等优势,因此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应用。

鉴定古陶瓷,一般有四大任务,那就是:辨真伪、断窑口、定时代、评价值。四项任务的首要是辨真伪。古陶瓷真伪的鉴定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方法:一种是传统的经验鉴定,另一种是应用现代科技手段对古陶瓷进行鉴定的科技鉴定。第三种就是物质自然老化痕迹的微观鉴定。以下就这三种鉴定方法进行简要分析:

科学鉴定方法目前仍存在很多局限,碳14测定与热释光检测的取样问题、光谱分析的数据库问题等都无法回避。而且文物鉴定中的很多标准还无法量化,现阶段“眼学”的地位仍然无可取代。但科学仪器已经可以在鉴定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为专家提供专业客观的数据,减少主观鉴定的失误。

一、传统经验鉴定的分析

所谓传统经验鉴定,是指鉴定者在长期的古玩鉴定实践中,依据个人所积累的经验,通过眼看、手摸、耳听、鼻闻等感觉器官,对器物进行鉴别的行为过程,包括六看,即看胎、看釉、看色料、看器形、看纹饰、看款识。因此,传统经验鉴定俗称眼学,又称目鉴。

传统经验鉴定作为一门人文社会科学,它是依据标型学,采用排比类推、考证等方法,找出被鉴器物在器形、釉色、纹饰和款识等方面,与所谓标准器之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由此推断出被鉴器物的真赝,是一种定性判断的鉴定方法。

传统经验鉴定,在鉴定古陶瓷的文化背景方面,其优势十分突出,主要表现在:第一,方便、快捷;第二,能够对古陶瓷的人文社会属性作出比较准确的判断,如被鉴器物的生产时代、窑口、器形、釉色、纹饰及其历史文化价值、艺术美学价值、科技工艺价值和市场经济价值。但是,人的肉体器官作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手段,带有许多自然的、也就是天生的局限性。凭借人的感觉器官,是不可能深入触及到古陶瓷内部的微观层面,从而对其进行正确的认识与判断。就如同人的眼睛看不见物体内部分子运动的情况,分辨不出血液里的红血球、白血球;用人的鼻子闻不到潜在水中的鱼儿的腥味;用耳朵听不到无线电波传达的信息;用手触摸大地,判断不出地下有什么矿藏。也就是说由于人类天生的局限性,便决定了人们在鉴定古陶瓷时,必然存在局限性。自古以来,古陶瓷的仿制者、作伪者,也正是从古陶瓷这些表面特征入手,烧制出外观与真品相似、甚至毫无二致的仿品,以此欺骗收藏者,造成收藏者、甚至专家的误判。

再者,自古以来,鉴定前辈们对古陶瓷的认知,往往是以个人为单位进行的。他们在鉴定实践中,面对自己所遇到的真品与赝品,各自凭借自己的感官去认识、去鉴别,待形成对器物的初步认识后,通过分析、综合、抽象与概括,最后以记忆或文字的形式将这些特征和规律记录下来,这就形成了经验。这种形式的经验是直接经验,也正是由多个人的直接经验构成了广义上的传统经验。由于人的感觉器官存在着天生的局限性,这些直接经验本身也就难免存在不准确、不全面、甚至完全错误的情况,加之历史上遗存下来的传统经验,其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口口相传、师徒相授而成为了间接经验。这些间接经验又因转述、传抄的失误,常常是变了味、走了调,甚至是面目全非。而这类不准确的间接经验又大量掺杂到传统经验之中,更增加了传统经验的局限性。

同时,我国古陶瓷烧造的历史源远流长,各个时代、各个地区生产陶瓷的窑口众多。在现实生活中,某类古陶瓷既有典籍记载、又确有实物在社会中留存,但至今为止尚未发现其窑址,如五代后周的柴窑、北宋的官窑等。如果袭用传统经验对它们进行鉴定,则无从断定其真伪。即使通过考古发掘已经找到窑址的器物,因其生产时间、地域、原材料的来源不同,加之生产工艺、技术的变化发展,如果按照有限的传统经验,特别是以某个窑口、某个时间段的数件产品作为标准器加以比鉴,其结果必然要把那些传统经验之外的器物予以否定,判断成仿品或赝品。这种现象在当今古陶瓷鉴定中是层出不穷、屡见不鲜的。

另外,在已经确认的中国历代古窑中,有的少则烧造几十年,有的烧造时间跨越几个朝代,延续数百年之久。特别是一些质量好、销路畅的窑口,不仅规模大、产量巨,而且因为竞相仿烧,形成了横贯东西、遍布南北的庞大窑系。由于窑口分布的地域广阔,器物胎、釉的材料来源不同、化学组成成分有别,加之各地的生活环境、文化习俗的差异,陶瓷器的造型、纹饰、制作工艺在当时就有一定区别;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更、人员的变化、工艺技术的改进,器物特征的变化也就会更大。所以,必须承认,任何人都不可能见到同一窑口所有器物,更不可能对它们进行深入地研究,把它们的各种特征烂熟于心。也就是说,包括专家在内的所有古陶瓷鉴定者,对某一古窑口产品所积累的经验还是不全面的、甚至是相当有限的。

还有,古代工匠在生产陶瓷器的整个过程中,从原料的采集、粉碎,到淘洗、练泥、拉坯成型、干燥以及施釉、装饰、彩绘、装烧等,都是凭经验手工操作,偶然因素较多。即使在同一窑中烧出的产品,因器物在窑炉内所放位置不同,受热温度的高低有异,烧成气氛把控的熟练程度有别,闭窑时降温速度的快慢等,都会造成产品特征上的差异。所以,传统经验对同一窑口、同一时期产品的认识,也是存在着某些局限性的。

正因为传统经验存在着诸多的主观性、片面性,所以在古陶瓷的鉴定实践中,所犯错误一方面表现在将伪判真,另一方面则表现为把真断假,甚至发展到宁可错判一万,也不放过一件的将真断假的极端程度。

我国地下文物众多,随着史无前例、空前规模的基本建设的开展,加之盗掘古墓、盗挖古窑址、古遗址、古窖藏的非法活动甚嚣尘上,大量的地下文物被挖掘出来。其中不少器物在历史上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如果单纯依赖传统经验对众多的出土古陶瓷进行鉴定,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在公立博物馆中,有些根本没有类似的器物存在,专门从事古陶瓷研究、鉴定的专家们,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就更谈不上对它们的研究,以至于感性知识的积累和鉴定经验的总结了。

虽然,传统经验鉴定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是我们坚持认为:科学的经验鉴定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的、也是任何先进的科学仪器所无法替代的。

二、科技鉴定方法的分析

科学技术鉴定,就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对古陶瓷进行分析、鉴定的方法,又称科鉴。目前,按照它们所依据的理论又可归纳为三类:第一,依据化学理论的有元素成分分析法;第二,依据光学理论的包括:激光拉曼光谱仪分析法、能量色散型X-射线荧光谱仪分析法、可移动式实体显微镜和不可移动式电子显微镜;第三,依据物理化学理论的有:中子活化分析(INAA
)、电子探针(EMPA
)、原子吸收光谱仪(AAS)、热释光分析法、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原子发射光谱、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ICP-MS)等。